亦梦亦晴

3.jpg
我沿着梦的足迹,
不停追忆,
追忆,
与一个熟悉的影子相遇。
她的突然出现,
让我迟疑,
想听听她的心里,
又不敢靠近,
一直期待着的,
变成了一种顾忌。

梦,
还在不停地演绎,
演绎着一个戏剧。
只可惜,
不是喜剧,
演员是自己,
观众也是自己。

或许,
这个梦只是一面小镜子,
照出了另一个自己,
映出一个自我安慰理由。
清晨的曙光渐渐起,
梦慢慢清醒,
意识越来越清晰,
又恢复了真实的自己,
为何总是有这般梦呓?